只要不断印新钞 金价就会涨

发布时间:2012-09-17 07:05:39


“金融期货之父”梅拉梅德日前到访中国 称中国能够承受世界其他地方经济下滑带来的出口冲击
“金融期货之父”梅拉梅德日前到访中国 称中国能够承受世界其他地方经济下滑带来的出口冲击

  从一名在二战中躲过大屠杀的犹太小男孩,到全球公认的“金融期货之父”,世界最大期货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终身荣誉主席梅拉梅德的人生经历已经成为传奇。日前他宣布将在北京建立CME的办公室。前天,记者与他进行面对面访谈,倾听这位金融领袖对国际经济形势和中国发展前景的真知灼见,并分享了他丰富的投资心得和对北京的真实印象。对于黄金投资,梅拉梅德认为,只要不断印新钞票造成原有货币的贬值,黄金的价格就会上升。

  坦诚谦逊的“金融大鳄”

  记者印象最深的是,堪称“金融大鳄”的梅拉梅德气质儒雅,坦诚而谦逊。考虑到中国记者可能有语言不通的障碍,他在整个访谈过程中都特意放慢语速。对记者提出的每个问题,他都认真地凝神听取。遇到不在自己研究领域的发问,这位纵横金融市场几十年的老专家会真诚地说:“对不起,我对这个问题没有研究。”

  对中国经济表示乐观

  “中国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只是不会像以前增长得那么快。”尽管对世界经济前途不甚乐观,梅拉梅德对中国的未来却依然看好。讲到中国经济的问题时,他连说几次:“China will be ok!(中国会不错)”

  梅拉梅德对中国政府的调控能力也很有信心:“在过去10年至15年,没有人想到中国能如此快速地发展,如此成功。我相信中国政府有能力应对世界经济的萧条。当然世界经济萧条对中国会有影响,但不会太严重。”他强调,中国是一个很强大的经济体,能够承受世界其他地方经济下滑带来的对出口方面的冲击。中国政府对基建的巨大投入会推动中国经济。另一方面,中国政府现在对拉动国内消费很关注,已经采取各种措施促进人们在国内消费,这对中国经济非常重要。

  QE3延缓美国调整复苏过程

  对于美国刚刚推出的QE3,梅拉梅德也坚持他此前的怀疑态度。梅拉梅德承认QE3的推出对当前美国经济并无负面影响,但长期来看却有害处,因为它延缓了美国经济自身调整复苏的过程,“就是让疾病自愈的过程延长了。我个人认为,市场要靠自身恢复健康。”梅拉梅德指出,目前还没有看到通胀的苗头,是因为这些资金都投入了证券市场,而不是实体经济。

  利奥·梅拉梅德,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终身荣誉主席,被全球公认为金融期货的创始人。

  梅拉梅德出生于波兰,1939年二次大战爆发后,年幼的他与父母一起逃离纳粹魔爪,辗转经过苏联、日本,于1941年4月奇迹般地来到美国的芝加哥,他于1955年从马歇尔法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参加工作后,梅拉梅德先是做律师,同时坚持兼职做商业期货交易。由于更热爱期货,1965年他离开律师行业,全身心地投入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期货交易中。1967年,梅拉梅德被选进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董事会,并于1967年被选为主席。

  作为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主席,他于1972年创办了国际货币市场金融领域里第一个期货市场。在以后的几年里,梅拉梅德为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引入了许多不同种类的金融交易手段,包括外汇、短期国库券、欧元,并在1982年推出了股票指数期货。

  在他的帮助下,美国期货市场已经成为金融风险管理中不可或缺的工具。1987年,梅拉梅德最先引入了GLOBEX,即世界第一个电子期货贸易系统,并由此确立了他作为该系统奠基人的地位。

  北京金融决策中心地位独一无二

  已经无数次来访的梅拉梅德对北京情有独钟。他在谈话中不止一次强调,北京是中国的金融决策中心,“一行三会”出台的政策和措施将影响中国整个金融市场,这样的重要地位其他城市无可比拟。

  “这里有所有的政府决策部门”

  梅拉梅德经常到访中国,今年已是第二次来北京。作为一个美国成熟市场中顶尖的金融家,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决定在北京设立新的办事处?

  梅拉梅德回答:“北京是中国的首都,这里有所有的政府决策部门。我认为CME集团应该在北京有一个办公室,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这里的企业有走出去的需要。中国将出台规则,允许中国公民、机构和商业活动参与CME在国外的市场。而国外的投资者也希望通过CME了解和参与这边的市场。同时,北京也是一个美丽的城市。”

  CME将为中国带来人才和经验

  他告诉记者,CME将为中国带来大量的专业人才和经验,这也是他这些年常来中国的原因。他经常和中国的领导层交流,探讨如何推动期货市场的发展。

  北京将打造场外交易市场

  梅拉梅德认为,北京将在国际资本市场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中央政府的管理与北京的资本市场发展是相关的,也与期货市场的规则相关。“这些规则都出自北京,这里是决策的中心。金融市场的发展决策来自于中国央行、证监会等决策层。这些机构都在北京,他们的决策和行动会影响整个中国。这个很重要!”说到这里,梅拉梅德加重了语气。

  对于北京将打造的场外交易市场,梅拉梅德也很看好。他认为,场外交易是金融衍生品发展的重要部分,它为整个金融系统增加了流动性。

  记者:您能否给我们分享犹太人的投资智慧?

  梅拉梅德:我不认为犹太人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犹太人与中国人很像,都非常看重教育。通过接受教育,你能用学到的知识来帮助别人,能够创意,能够发明。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国的期货市场?您认为中国期货市场还有哪些缺陷?

  梅拉梅德:我很看好。目前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很好,未来会更好。中国已经有了一些金融期货产品,比如针对沪市300指数的股指期货。看到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我很高兴。我认为我能在这个过程中有一点点帮助就很好,所以我会继续提建议。中国资本市场和期货市场一定要开放和国际化。到时候,中国的资本市场会更快发展。

  记者:期货到底是投资还是投机?

  梅拉梅德:实际上两者都是。你不可能赚钱的同时没有风险。你投资的时候要想办法减少风险。谁承担了风险?当然就是那些投机者,所以这一行业两者都有。

  记者:如何尽量让自己成为投资人而不是投机者?

  梅拉梅德:这一点非常重要。期货不是赌场赌博,不是扔硬币猜正反面,它需要大量的知识储备,需要了解供求关系,知道哪些外部因素会造成其价格走高走低。如果什么都不懂就来做期货,一定赔光。

  记者:最近国际金价大幅反弹,您如何看待黄金和白银的投资?

  梅拉梅德:在黄金和白银中我更倾向黄金。当然我也不是说投资白银是错误的,因为我对白银投资不太了解。我的观点是:只要是不断印新钞票造成原有货币的贬值,黄金的价格就会上升。是货币供应量的增加让我看好黄金。

  本版文/本报记者程婕

  摄影/本报记者王晓溪


浏览:
点赞: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开户 投诉建议 下载 返回顶部
客服软件
live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