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70万的两公斤金条丢了 贵重物品走快递要谨慎

发布时间:2012-11-22 07:53:33


收银员小唐用店里的两块金条,模拟当天装箱打包的过程。陈健摄
收银员小唐用店里的两块金条,模拟当天装箱打包的过程。陈健摄

  昨天10:59,李先生来电:快递公司把我的东西寄丢了,两块金条,价值70多万元。我是11月10日通过一家大快递公司寄的,寄到深圳去。快递公司说最多只能赔5万。杭州深圳两边的警方都不立案……

  记者陈健核实报道:李先生40多岁,福建人,在河坊街江城路口一座老大厦的13楼开珠宝批发公司。

  走进一扇很不起眼的厚铁门,面积约200平米的珠宝展厅金光闪闪。

  围在柜台边挑选珠宝的客户,大多是浙江、江苏、江西等地的个体金楼老板。常常一把拿起五六条金项链,逐条试戴,选好后开单提货。批发价以上海黄金交易所的即时金价为准,再加收每克数十元加工费。

  李先生说,黄金首饰主要来自深圳罗湖的黄金加工厂,以前都是他亲自去深圳取货。“最近三四年,为了节省时间、降低成本,珠宝行业大多改用快递寄货。我们店每天都会通过快递寄、收黄金,最多时一次寄三块金条,价值大约一百万元,基本没出过问题……”

  11月10日下午5点,珠宝公司关门,李先生让收银员小唐快递两块金条:一块重1000.06克,一块重1012.32克。5点40分左右,快递员小徐收件,以普通包裹打包运走。11月11日中午11点多,包裹送达深圳,黄金加工厂徐经理打开包装,发现是个空盒!

  按照当天即时金价每克351元计算,不翼而飞的两块金条,总价值706345.38元。

  运费48元的包裹

  寄时重近3公斤,运到深圳只有780克

  失踪的金条,每块长约10厘米、宽5厘米、厚1厘米,形状与iPhone手机相像,亮闪闪、沉甸甸。打包的纸箱,大小和鞋盒差不多。

  监控录像完整记录了收银员小唐填写单据,把金条装箱、打包,交给快递员的全过程。小唐说:“我在店里做了五年多,以前更重的货也送过,没出过错。金条用报纸包好,再用黄色胶带密封。装在箱底,塞满报纸。最后用胶带封死整只纸箱。”

  快递员小徐昨天照常上班,他回忆说:“我收到包裹后称了一下,算上包装将近3公斤,收运费48元。送货过程里我绝对没拆开过包裹,里面装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

  在深圳黄金加工厂,包裹由门卫签收。11日下午1点多,加工厂徐经理亲自拆包,全过程都有监控录像。徐经理把视频传到杭州,纸箱还是原来那个,拆开后只剩报纸。徐经理说:“拆包前,胶带没有撕开过的痕迹。我也称了一下,包裹重量只有780克。马上和快递公司联系,再打电话给杭州李经理,然后报警。”

  两地警方都未立案

  罗湖警方认为,寄出地点在杭州,不能在深圳立案。

  11月11日下午,李先生向杭州小营派出所报案。派出所表示,只有深圳警方给出书面的不予立案文件,才会介入调查。

  快递公司当时表示,将展开内部调查,尽力挽回客户损失。10天过去,快递公司并未把详细的调查情况告知李先生。

  昨天下午,记者采访该快递公司媒体部的周经理。周经理说:“杭州公司内部没有查出问题。具体细节和监控视频不能公布,也不方便给李先生看。我们的处理意见:一是全力配合公安机关调查。二可以按照快递单上的合同约定赔偿。我们不是押运公司,最高只能寄价值5万元的货物。客户说丢了70万的黄金,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

  当时快递单上填的是“金属饰品”

  只付了10元保价费,只能赔付2千元

  快递公司周经理说,快递单上写明了保价金额,原则只能给出2千元赔付。

  李先生公司10日寄出包裹时,除了48元运费,还付了10元保价费。按照千分之五的保价费率计算,包裹价值只有2千元。

  托寄物品一栏,填写的是“金属饰品”。在这一栏里印着几行小字:“请确保每票托寄价值不超过2万元,超过者请拆分后分别托运……”该快递公司另有贵重物品快递单,货物最高价值为5万块。

  老板娘林女士说:“10元保价费是快递公司要求我们交的,不交就不给寄东西。千分之五的保价费率太高,如果按真实价值保价,利润就没了。我们和快递公司长期合作,按月结算运费,我们寄黄金首饰他们知情。揽生意的时候都说贵重物品也能寄。出了事就说只赔5万块。”

  寄运贵重物品途径不多

  快递黄金“出事”有先例

  李先生说,珠宝行业可选择的物流途径非常少,“5公斤以上黄金会用航空邮递,收费150到300元。但要送到机场,或到机场接货,很不方便。邮递贵重物品,要缴纳很高保险金。”

  快递贵重物品,李先生也遇到过问题:“2010年快递员弄掉了一包价值12万的项链,通过查监控录像发现了问题。后来福建的快递分公司就赔偿了我们12万元。”林女士说,“现在金价透明,珠宝业每克利润只有几块钱。我们都抱着侥幸心理,觉得不会出事……”

  快递黄金被盗走,也有先例。

  今年2月27日凌晨,民航快递浙江分公司的货车司机罗某在萧山机场取货。发现收件人是浙江××珠宝公司的老客户“李××”,快递单上写着“工艺品”,就知道三箱货物很可能是黄金首饰。于是他见财起意,拿走其中一箱重约16公斤,价值604万元的黄金饰品。

  当天凌晨罗某抱着箱子,开始逃亡。一路换乘电瓶车、出租车、摩托车、长途汽车。休息时,把箱子藏在下水道,还在江西的一个山洞里躲了近两个月……4月20日逃回湖北老家,不敢回家,又找山洞躲了起来。

  罗某说,他准备跟亲人见面后,自杀,把黄金留给儿子。在警方威慑及家人再三劝说下,罗某最终投案。今年9月,以犯职务侵占罪,判刑6年。(本报2012年9月19日曾报道)

  李先生说:“我现在就指望公安机关尽快开始调查,再晚就来不及了……”

  昨天傍晚,李先生的珠宝公司又接到两只快递包裹,都是从深圳寄回的黄金首饰,沉甸甸,亮闪闪。


浏览:
点赞: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开户 投诉建议 下载 返回顶部
客服软件
live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