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氏理论

发布时间:2019-11-06 07:42:18

理论和方法概述

在技术分析领域,道氏理论是所有市场技术分析(Technical Analysis,包括波浪理论、江恩理论等)的鼻祖。尽管他经常因为“反应太迟”而受到批评,并且有时还受到那些拒不相信其判定的人士的讥讽(尤其是在熊市的早期),但只要对金融市场稍有经历的人都对它有所听闻,并受到大多数人的敬重。但人们从未意识到那是完全简单的技术性的,那不是根据什么别的,是市场本身的行为(通常用指数来表达),而不是基本分析(Fundamental Analysis )人士所依靠的商业统计材料。

道氏理论的精髓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理论的创始者——查尔斯?道,声称其理论并不是用于预测金融市场,甚至不是用于指导投资者,而是一种反映市场总体趋势的晴雨表。大多数人将道氏理论当作一种技术分析手段——这是非常遗憾的一种观点。其实,“道氏理论”的最伟大之处在于其宝贵的哲学思想,这是它全部的精髓。雷亚在所有相关著述中都强调,"道氏理论"在设计上是一种提升投机者或投资者知识的配备(aid)或工具,并不是可以脱离经济基本条件与市场现况的一种全方位的严格技术理论.根据定义,"道氏理论"是一种技术理论;换言之,它是根据价格模式的研究,推测未来价格行为的一种方法。

基础

道氏理论有极其重要的三个假设,与人们平常所看到的技术分析理论的三大假设有相似的地方,不过,在这里,道氏理论更侧重于其市场涵义的理解。

六定理

定理一:道氏的三种走势

任何市场都有三种趋势:短期趋势,持续数天至数个星期;中期趋势,持续数个星期至数个月;长期趋势,持续数个月至数年。任何市场中,这三种趋势必然同时存在,彼此的方向可能相反。

长期趋势最为重要,也最容易被辨认,归类与了解。它是投资者主要的考量,对于投机者较为次要。中期与短期趋势都属于长期趋势之中,唯有明白他们在长期趋势中的位置,才可以充分了解他们,并从中获利。

中期趋势对于投资者较为次要,但却是投机者的主要考虑因素。它与长期趋势的方向可能相同,也可能相反。如果中期趋势严重背离长期趋势,则被视为是次级的折返走势或修正(correction)。次级折返走势必须谨慎评估,不可将其误认为是长期趋势的改变。

短期趋势最难预测,唯有交易者才会随时考虑它。投机者与投资者仅有在少数情况下,才会关心短期趋势:在短期趋势中寻找适当的买进或卖出时机,以追求最大的获利,或尽可能减少损失。

将价格走势归类为三种趋势,并不是一种学术上的游戏。因为投资者如果了解这三种趋势而专著于长期趋势,也可以运用逆向的中期与短期趋势提升获利。运用的方式有许多种。第一,如果长期趋势是向上,他可在次级的折返走势中卖空金融市场,并在修正走势的转折点附近,以空头头寸的获利追加多头头寸的规模。第二,上述操作中,他也可以购买卖权选择权(puts)或锁售买权选择权(calls)。第三,由于他知道这只是次级的折返走势,而不是长期趋势的改变,所以他可以在有信心的情况下,渡过这段修正走势。最后,他也可以利用短期趋势决定买,卖的价位,提高投资的获利能力。

上述策略也适用于投机者,但他不会在次级的折返走势中持有反向头寸;他的操作目标是顺着中期趋势的方向建立头寸。投机者可以利用短期趋势的发展,观察中期趋势的变化征兆。他的心态虽然不同于投资者,但辨识趋势变化的基本原则相当类似。

自从80年代初期以来,由于信息科技的进步以及电脑程序交易的影响,市场中期趋势的波动程度已经明显加大。1987年以来,一天内发生50点左右的波动已经是寻常可见的行情。基于这个缘故,我(维克多?斯波朗迪,《专业投机原理》的作者)认为长期投资的“买进--持有”策略可能有必要调整。对我来说,在修正走势中持有多头头寸,并看着多年来的利润逐渐消失,似乎是一种无谓的浪费与折磨。当然,大多数的情况下,经过数个月或数年以后,这些获利还是会再度出现。然,如果你专注于中期趋势,这些损失大体都是可以避免的。因此,我认为,对于金融市场的参与者而言,以中期趋势作为准则应该是较明智的选择。然而,如果希望精确掌握中期趋势,你必须了解它与长期(主要)趋势之间的关系。

定理二:主要走势(空头或多头市场)

主要走势(Primary Movements):主要走势代表整体的基本趋势,通常称为多头或空头市场,持续时间可能在一年以内,乃至于数年之久。正确判断主要走势的方向,是投机行为成功与否的最重要因素。没有任何已知的方法可以预测主要走势的持续期限。

了解长期趋势(主要趋势)是成功投机或投资的最起码条件。一位投机者如果对长期趋势有信心,只要在进场时机上有适当的判断,便可以赚取相当不错的获利。有关主要趋势的幅度大小与期限长度,虽然没有明确的预测方法,但可以利用历史上的价格走势资料,以统计方法归纳主要趋势与次级的折返走势。

雷亚将道琼斯指数历史上的所有价格走势,根据类型,幅度大小与期间长短分别归类,他当时仅有30年的资料可供运用。非常令人惊讶地,他当时归类的结果与目前92年的资料,两者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差异。例如,次级折返走势的幅度与期间,不论就多头与空头市场的资料分别或综合归类,目前正态分布的情况几乎与雷亚当时的资料完全相同;唯一的差别进在于资料点的多寡。

这个现象确实值得注意,因为它告诉我们,虽然近半世纪以来的科技与知识有了突破性的发展,但驱动市场价格走势的心理性因素基本上仍相同。这对专业投机者具有重大的意义:目前面临的价格走势,幅度与期间都非常可能落在历史对应资料平均数(medians) 的有限范围内。如果某个价格走势超出对应的平均数水准,介入该走势的统计风险便与日俱增。若经过适当地权衡与应用,这项评估风险的知识,可以显著提高未来价格预测在统计上的精确性。

定理三:主要的空头市场

主要的空头市场(Primary Bear Markets):主要的空头市场是长期向下的走势,其间夹杂着重要的反弹。它来自于各种不利的经济因素,唯有金融市场价格充分反映可能出现的最糟情况后,这种走势才会结束。

空头市场会历经三个主要的阶段:第一阶段,市场参与者不再期待金融市场可以维持过度膨胀的价格;第二阶段的卖压是反映经济状况与企业盈余的衰退;第三阶段是来自于健全金融市场的失望性卖压,不论价值如何,许多人急于求现至少一部分的金融市场。这项定义有几个层面需要理清。“重要的反弹”(次级的修正走势)是空头市场的特色,但不论是“工业指数”,或 “运输指数”,都绝对不会穿越多头市场的顶部,两项指数也不会同时穿越前一个中期走势的高点。“不利的经济因素”是指(几乎毫无例外)政府行为的结果:干预性的立法,非常严肃的税务与贸易政策,不负责任的货币或(与)财政政策以及重要战争。

个人也曾经根据“道氏理论”将1896年至目前的市场指数加以归类,在此列举空头市场的某些特质:

1.由前一个多头市场的高点起算,空头市场跌幅的平均数(median)为29.4%,其中75%的跌幅介于20.4%至47.1%之间。

2.空头市场持续期限的平均数是1.1年,其中75%的期间介于0.8年至2.8年之间。

3.空头市场开始时,随后通常会以偏低的成交量“试探”前一个多头市场的高点,接着出现大量急跌的走势。所谓“试探”是指价格接近而绝对不会穿越前一个高点。“试探”期限,成交量偏低显示信心减退,很容易演变为“不再期待金融市场可以维持过度膨胀的价格”。

4.经过一段相当程度的下跌之后,突然会出现急速上涨的次级折返走势,接着便形成小幅盘整而成交量缩小的走势,但最后仍将下滑至新的低点。

5.空头市场的确认日(confirmation date),是指两种市场指数都向下突破多头市场最近一个修正低点的日期。两种指数突破的时间可能有落差,并不是不正常的现象。

6.空头市场的中期反弹,通常都呈现颠倒的“V-型”,其中低价的成交量偏高,而高价的成交量偏低。有关空头市场的情况,雷亚的另一项观察非常值得重视:

空头行情末期,市场对于进一步的利空消息与悲观论调已经产生了免疫力。然而,在严重挫折之后,价格也似乎丧失了反弹的能力,种种征兆都显示,市场已经达到均衡的状态,投机活动不活跃,卖出行为也不会再压低价格,但买盘的力道显然不足以推升价格……市场笼罩在悲观的气氛中。基于上述原因,价格会呈现狭幅盘整的走势。一旦这种狭幅走势明确向上突破……市场指数将出现一波比一波高的上升走势,其中夹杂的跌势都未跌破前一波跌势的低点。这个时候……明确显示应该建立多头的投机性头寸。

定理四:主要的多头市场

主要的多头市场(Primary Bull Markets):主要的多头市场是一种整体性的上涨走势,其中夹杂次级的折返走势,平均的持续期间长于两年。在此期间,由于经济情况好转与投机活动转盛,所以投资性与投机性的需求增加,并因此推高金融市场价格。多头市场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人们对于未来的景气恢复信心;第二阶段,金融市场对于已知的公司盈余改善产生反应;第三阶段,投机热潮转炽而价格明显膨胀--这阶段的价格上涨是基于期待与希望。

这项定义也需要理清。多头市场的特色是所有主要指数都持续联袂走高,拉回走势不会跌破前一个次级折返走势的低点,然后再继续上涨而创新高价。在次级的折返走势中,指数不会同时跌破先前的重要低点。主要多头市场的重要特质如下:

1.由前一个空头市场的低点起算,主要多头市场的价格涨幅平均为77.5%。

2.主要多头市场的期间长度平均数为两年又四个月(2.33年)。历史上的所有的多头市场中,75%的期间长度超过657天(1.8年),67%介于1.8年与4.1年之间。

3.多头市场的开始,以及空头市场最后一波的次级折返走势,两者之间几乎无法区别,唯有等待时间确认。

4.多头市场中的次级折返走势,跌势通常较先前与随后的涨势剧烈。另外,折返走势开始的成交量通常相当大,但低点的成交量则偏低。

5.多头市场的确认日,是两种指数都向上突破空头市场前一个修正走势的高点,并持续向上挺升的日子。

定理五:次级折返走势

次级折返走势(Second Reactions):就此处的讨论来说,次级折返走势是多头市场中重要的下跌走势,或空头市场中重要的上涨走势,持续的时间通常在三个星期至数个月;此期间内折返的幅度为前一次级折返走势结束之后主要走势幅度的33%至66%。次级折返走势经常被误以为是主要走势的改变,因为多头市场的初期走势,显然可能仅是空头市场的次级折返走势,相反的情况则会发生在多头市场出现顶部后。

次级折返走势(修正走势;correction)是一种重要的中期走势,它是逆于主要趋势的重大折返走势。判断何者是逆于主要趋势的“重要”中期走势,这是“道氏理论”中最微秒与困难的一环;对于信用高度扩张的投机者来说,任何的误判都可能造成严重的财务后果。

判断中期趋势是否为修正走势时,需要观察成交量的关系,修正走势之历史或然率的统计资料,市场参与者的普遍态度,各个企业的财务状况,整体状况,“联邦准备理事会”的政策以及其它许多因素。走势在归类上确实有些主观成分,但判断的精确性却关系重大。一个走势,究竟属于次级折返走势,或是主要趋势的结束,我们经常很难,甚至无法判断。

我个人的研究与雷亚的看法相当一致,大多数次级修正走势的折返幅度,约为前一个主要走势波段(primary swing;介于两个次级折返走势之间的主要走势)的1/3至2/3之间,持续的时间则在三个星期至三个月之间。对于历史上所有的修正走势来说,其中61%的折返幅度约为前一个主要走势波段的30%至70%之间,其中65%的折返期间介于三个星期至三个月之间,而其中98%介于两个星期至八个月之间。价格的变动速度是另一项明显的特色,相对于主要趋势而言,次级折返走势有暴涨暴跌的倾向。

次级折返走势不可与小型(minor)折返走势相互混淆,后者经常出现在主要与次要的走势中。小型折返走势是逆于中期趋势的走势,98.7%的情况下,持续的期间不超过两个星期(包括星期假日在内)。它们对于中期与长期趋势几乎完全没有影响。

在雷亚对于次级折返走势的定义中,有一项关键的形容词:“重要”。一般来说,如果任何价格走势起因于经济基本面的变化,而不是技术面的调整,而且其价格变化幅度超过前一个主要走势波段的1/3,称得上是重要。例如,如果联储将金融市场市场融资自备款的比率由50%调高为70%,这会造成市场上相当大的卖压,但这与经济基本面或企业经营状况并无明显的关系。这种价格走势属于小型(不重要的)走势。另一方面,如果发生严重的地震而使一半的加州沉入太平洋,金融市场在三天之内暴跌600点,这是属于重要的走势,因为许多公司的盈余将受到影响。然而,小型折返走势与次级修正走势之间的差异未必非常明显,这也是“道氏理论”中的主观成分之一。

雷亚将次级折返走势比喻为锅炉中的压力控制系统。在多头市场中,次级折返走势相当安全阀,它可以释放市场中的超买压力。在空头市场中,次级修正走势相当于为锅炉添加燃料,以补充超卖流失的压力。

19世纪20年代福布斯杂志的编辑理查德.夏巴克,继承和发展了道氏的观点,研究出了如何把“价格平均指数”中出现的重要技术信号应用于各单个金融市场。而在1948年出版的由约翰?迈吉,罗伯特?D?爱德华所著《金融市场趋势技术分析》一书,继承并发扬了查尔斯?道及理查德?夏巴克的思想,现在已被认为是有关趋势和形态识别分析的权威著作。

定理六:道氏理论重要的原则指数确认

道氏理论告诉我们市场包融消化一切,蝴蝶效应告诉我们事物是普遍联系的。两种指数必须相互确认。指数确认是道氏理论中最重要的原则之一,在我国是上证指数和深成指。只有两种指数的相互确认,也就是呈现出相同或相近的波动时,趋势才能被确认。而单一指数的行为并不能成为趋势反转的有效信号。相互印证的结果就是指向事物的本质,技术分析水平不行,对宏观经济的分析也不行,这样子做金融市场是不行的。政策不是万能的,不应在政策上下注。用道氏理论观察市场趋势时,压根儿就没有政策选项。

以道氏理论为基础的晴雨表的分析,我们发现,一条平均指数的“线”(在足够长的时间内,在正常的交易量下,连续的收盘价在一个狭窄的范围内波动)肯定暗示着囤积行为或抛售行为,而且一旦平均指数的运动超出这条线(上升或下降),可以确定地认为市场运动的方向将出现次级甚至基本的变化。道氏理论,侧重形态分析。概括讲有底部或顶部的反转形态和短期修正的中继形态。第一目标测算,所以形态以形态空间的最大宽度为基础,破颈线的涨跌幅第一目标就是形态空间的最大宽度。第一目标到达后再制定第二目标,即宽度的二倍,以此类推。经典的道氏理论特别强调了这一点。

金融市场从来不是恒定不动的,它有时很活跃,有时很安静,要么上一下,要么下一点,在一固定的区间波动,一旦金融市场开始一个新的走势,它通常循着一条比较固定的路径运行。华尔街将这条线称为“最少 阻力线” 。在市场没有明确的趋势下不予参与操作。完全符合道氏理论的描述,在次级调整波的适当位置建立头寸,不追逐强势走势。赚能把握的那一部分钱。方向正确时耐心守候扩大胜利果实,但用金字塔方式逐渐递减持有数量。迅速逃避,一旦超过止损位则立刻出局。

缺陷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论及道氏理论时作者们常会使用的“第二猜测”,这是一种只要道氏理论家在关键时刻,他们所产生的意见发生分歧时,就会经常不断产生的指责(遗憾的是,经常如此)。即使是最富经验、最细心的道氏理论分析家已认为,在一系列市场行为无法支持其投机立场时就有必要改变其观点。他们并不否认这一点——但他们认为,在一个长期趋势中,这样暂时性的措施所导致的损失是极少的。许多道氏理论家将其观点定期发表出来,有助于交易者在交易 ,在前面章节中,如果读者留意这样的记录,就会发现当时所给出的阐述 ,就是事先由当时公认的道氏分析家做出的。“信号太迟”的指责。这是更为明显的不足。有时会由这样十分不节制的评论,“道氏理论 是一个极为可靠的系统,因为它在每一个主要趋势中使交易者错过前三分之一阶段和后三分之一 阶段,有的时候也没有任何中间的三分之一的阶段。”

或者干脆就给出一个典型实例:1942 年一轮主要牛市以工业指数92.92开始而以1946年212.5结束,总共涨了119. 58点,但一个严格的道氏理论家不等到工业指数涨到125.88是不会买入的,也一定要等到价格跌至191.04时才会抛出,因而盈利最多也不过分65个点或者不超过总数的一半,这一典型事例无可辩驳。

但通常对这一异议的回答就是:“去找出那么一个交易者,他在92.92(或距这一水平五个点以内)首次买进,然后在整轮牛市中一直数年持有100%的头寸,最终在212.50时卖出,或者距这一水平五个点以内”,读者可以试一试;实际上,他会发现,甚至很难找出一打人,他们干得像道氏理论那样出色。

由于它包括了迄今为止过去60年每一轮牛市及熊市所有的灾难,一个较好的回答就是详细 研究过去的六十年中的交易纪录。我们有幸征得查理?道尔顿先生的同意将其计算结果复制如下。从理论上讲,这一计算结果可以表明这样的情况。一笔仅100美元的投资于1897年7月 12日投入道琼斯工业指数的金融市场,此时正值道氏理论以一轮牛市出现,这些金融市场将在,并且 只有在道氏理论证明确认的主要趋势中一个转势时,才会被售出或再次买入。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开户 会员中心 下载 返回顶部
客服软件
live chat